长汀新闻:貿易商捂貨 農民忙擴種 國產大豆「春天」要來了?

  • 时间:

长汀新闻:

5月27日早晨7點半,期貨日報記者跟隨的西線考察團頂着小雨準時出發,西線考察團由來自全國各地的20位期貨公司、產業機構以及投資機構等公司的高端研發人員組成,考察路線以哈爾濱為出發點,一路向北途徑綏化、海倫、北安、五大連池、孫吳、黑河等地,自黑河再一路向南考察嫩江、訥河、莫旗、阿旗、齊齊哈爾等地區的大豆市場情況,最終於6月1日下午返回哈爾濱,歷時六天,行程千里。

「由於當地大豆市場供需緊張,所以這些豆子想等着價格好點的時候再出手。」 劉寶鑫向考察團成員說道。因為當地農戶已經沒有多少大豆庫存,貿易商留存的少量大豆庫存難以滿足市場需求,所以市場價格有可能會繼續回升,下一步等價格合適的時候再出手銷售。

市場旺盛的大豆需求開始逐步推升國產大豆的市場價格。

下面,讓我們走進黑龍江,走進大豆之鄉,去看看大豆市場!

上述騰姓負責人介紹,2019年當地大豆種子銷售同比增加40%,玉米種子銷售同比下滑10%。從種植面積來看,玉米佔比30%—35%,與去年持平,大豆佔比45%—50%,同比增加5%。農場的種植面積調整主要受宏觀調控影響,與國家政策息息相關。

丁廣偉說:「合作社大豆地租平均為8000元/垧(土地單位,1垧為15畝),加上種子、化肥、農藥、機械等費用,種地成本在13300元/垧。去年黑龍江地區大豆補貼為320元/垧,間接刺激當地種植大戶調整大豆種植面積。」

據期貨日報記者了解,墾豐種業擁有59萬畝土地,主要對內部農場供種,屬於黑河地區,第四積溫帶,種植品種主要為玉米(先達101,德美亞1)、大豆(高蛋白40%—41%,高油21%—22%)、雜糧。

不得不說的大豆

據期貨日報記者了解,八旗糧油坐落於綏化地區巴彥縣,是一家傳統的大豆冷榨工藝生產廠家,日加工大豆40噸左右,下游產品以傳統壓榨和食用豆餅為主。

據期貨日報記者了解,上述考察地區是我國重要的大豆商品糧生產基地,海倫、訥河、嫩江等地區是傳統的大豆種植區域,嫩江更是號稱中國「大豆」之鄉,大豆產量連續多年穩居全國第一,也是我國國產大豆重要的定價中心和倉儲、供給中心。

春播剛過,黑土地上的大豆苗僅有不足5厘米,但小小幼苗身上擔負的東西卻是如此之重!

綏化市北林區興福鎮種植合作社負責人丁廣偉介紹,當地大豆種植面積預計增加20%,主要源於今年年初玉米價格走弱,而國家大豆補貼政策為320元/垧,刺激了當地農戶種植大豆的積極性。

黑龍江訥河市慶城貿易有限公司隸屬於當地一家大豆種植合作社,該合作社負責人向考察組介紹,因國家政策補貼原因,訥河地區大豆種植面積預計增加30%左右,主要種植高蛋白大豆。除了國家政策因素之外,大豆、玉米輪茬也是大豆面積增加的一個重要因素。

森達糧貿負責人趙森是當地遠近聞名的大豆貿易商,因為今天的雨勢,他已經暫時停止了從黑河方向過來的兩卡車大豆的發運。

一望無際的黑土地上,也許補貼承載着農民的希望!

「5月份之前,綏化地區、黑河地區大豆市場價格萎靡不振,高蛋白大豆和高油大豆一直徘徊在3200元/噸左右,導致很多貿易商均持豆觀望。」趙森介紹道。

康豐糧貿負責人劉寶鑫在考察團走進公司大院的時候,正順手拉開一間盛滿大豆的房式倉庫,黃燦燦的大豆瞬間呈現在考察團成員面前。

黑龍江齊齊哈爾農業農村局是主管當地農業生產的主要官方機構,從數據上也驗證了當地今年種植結構的調整。

「當地周邊農戶基本售完留存大豆,少數大豆則主要存在貿易商手中,但整體數量已經不多,近期當地大豆收購價格已經略微上漲。」 劉寶鑫向考察團成員介紹。

「如果今年國家繼續發放大豆補貼,我會繼續種植大豆。」湯金平向記者說。

劉宏偉介紹,該廠日加工能力40噸,但大豆庫存只有200噸,不夠一周的用量,於是,求「豆」若渴的廠長只能「消失」,然後在周邊地區尋求豆源!

而類似因政策因素調整種植結構的現象在考察團走訪的多地呈現共性。

「誰都想賣個好價錢!」張寶心中充滿希望。

考察團離開內蒙古阿榮旗前往訥河的時候,半途天空又下起了大雨,豆大的雨點嘩嘩啦啦地打在擋風玻璃上。看着雨勢,期貨日報記者不由的想起老湯,不知道翻地的他是否已經整理完了承載着他希望的那片大豆田!

對於廠長「消失」的因由,八旗糧油相關負責人偉說:「因為油廠大豆庫存不足,廠長出去採購大豆,已經好幾天沒有回來了!」

內蒙古阿榮旗亞東鎮的德寶豆業是考察團成員走訪的唯一一家內蒙古大豆貿易商,該企業年貿易大豆3萬多噸,經過粗加工之後銷往廣東、福建等地區的大豆需求企業。

時間來到下午3點多鍾,考察團成員迎着豆大的雨點參觀了森達糧貿儲存的大豆,迎面看到一輛着急發運的貨車司機正冒雨在倉庫里發運過篩的整包大豆,而幾個忙碌的工人則有條不紊的把粒粒黃豆通過包裝機械灌裝、發運。

於是,「待價而沽」成為考察團走訪的黑龍江各大豆產區的市場普遍現象!

「消失」的廠長

該局相關負責人向考察團介紹,2019年齊齊哈爾地區玉米播種面積預計為1659.5萬畝,比上年減少212萬畝,大豆播種面積預計為988.8萬畝,比上年增加205.5萬畝,增加幅度26.2%。

「春雨貴如油,潤物細無聲」!5月底的黑龍江哈爾濱在期貨日報記者抵達酒店的時候正淋淋漓漓地飄着春雨,撲面而來略顯冰涼的清新空氣和南方地區的悶熱訴說著不同維度的空間體感。

「今年因為國內大豆進口方面的因素,南方市場5月份以來需求開始逐漸增加,不少南方地區企業都來到黑龍江採購大豆。」趙森說,相較於往年,今年孫吳周邊地區的大豆庫存數量下降的較快,近期從俄採購2000噸大豆用於滿足市場需求,每天發運大豆200噸左右。

內蒙古莫旗保山鎮西小泉子村農戶湯金平是為數不多的坐在拖拉機上接受考團成員採訪的種植農戶,因考察團採訪他時,老湯正在大豆田裡翻地。

德寶豆業老闆張寶身材稍瘦、精明幹練,黝黑的膚色透着大豆一線貿易商的辛苦。「當地農戶大豆庫存數量不足一成,國內南方市場需求旺盛,當地多數大豆貿易商待價而沽,隨采隨走。」張寶介紹道,相較於往年,今年由於中美貿易爭端的影響,導致南方地區在5月份對東北地區的大豆採購量需求增加,大豆價格近期開始上漲,部分貿易商持「豆」觀望。

劉宏偉稱:「大豆庫存不足的深層次原因則是當地周邊農戶大豆已經售罄,而市場留存的少量大豆則主要集中在當地貿易商手中。」

康豐糧貿有限公司(下稱:康豐糧貿)就是劉宏偉所言的一家大豆貿易商,坐落於綏化市四方台鎮,是一家專業從事大豆、玉米貿易為主的私營企業,大豆常年貿易量為1萬噸左右。

「大豆種植面積增加,除了國家政策鼓勵之外,還有連續多年種植玉米后的輪作需求。」 墾豐種業騰姓負責人說。

期貨日報記者注意到,以上市的黃大號1909合約為例,4月30日該合約收盤價格3378元/噸,5月31日該合約收盤價格為3598元/噸,5月29日曾最高上漲至3754元/噸,5月份該合約上漲220元/噸,漲幅為6.5%。

趙森同時認為,5、6月份是南方地區大豆供給青黃不接的月份,江淮流域今年的新大豆最早需要到8月中旬才能上市,所以目前是東北地區大豆供給的主要時間窗口。同時,季節性需求也是5月份東北地區大豆需求旺盛的傳統時間點,等進入6、7月份后,隨着南方地區氣溫升高,以大豆為主要原料的豆漿、豆腐等豆製品的市場終端需求將會下降,所以到時候可能會減少對東北產大豆的採購需求。

考察團走進黑龍江八旗糧油有限公司(下稱:八旗糧油)的時候,該廠廠長已經「消失」了好幾天!

湯金平稱,今年由於國家政策補助等因素,當地種植結構上呈現明顯變化。「種大豆的多,種玉米的減少。」湯金平向記者說。但具體減少幅度不是太清楚。

為詳細了解「中國大豆之鄉」2019年的種植結構調整情況,考察團除了調研種植戶,還來到了()墾豐種業九三管局第一大農場分公司(下稱「墾豐種業」),從種子銷售角度判斷今年種植結構情況。

拖拉機上的農民

和劉寶鑫做着同樣大豆貿易生意的還有孫吳縣森達糧食貿易有限公司(下稱:森達糧貿),孫吳縣是黑龍江傳統的大豆種植地區,大豆產量和貿易量巨大,近兩年也成為大豆進口中國的重要中轉口岸,而坐落於孫吳縣的森達糧貿則年貿易大豆數量在2萬多噸,主要發運地區為上海、浙江等周邊地區。

待價而沽的貿易商

何超莲结婚对象

【长汀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