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吉安新闻:互金與經紀從競爭轉向合作 頭部券商投入仍在加碼

  • 时间:

江西吉安新闻:

在此輪互聯網證券浪潮最厲害的時候,尤其是與ATBJ國內互聯網巨頭合作導流時,市場上甚至不乏聲音認為,憑藉低傭金這一有力武器,互金業務或許將取代傳統經紀人和營銷人員,開啟券業新時代。

另外一組數據顯示,當前有33%的受訪者透露,公司的互金業務團隊規模在50人以上;團隊規模在11~50人之間的受訪者佔比約為55%;僅有12%左右的受訪者表示公司互金團隊規模不超過10人。這表明,雖然不同券商總體實力差異很大,但對於互金業務仍舊保持了一個相對重視的態度。

事實上,頭部和大型券商對互金業務的重視程度尤甚。例如,證券透露,該公司2018年在信息技術方面投入10.51億元,約為上一年度營收的6.08%。數據顯示,在來自頭部券商、大型券商的受訪者中,認為公司對互金業務投入增加的,佔比分別高達73%和75%,其餘受訪者也均表示這項投入並未受到削減。而在中小型券商中,情況卻大不相同,僅有30%的受訪者表示互金業務投入是增加的,另有40%的受訪者表示公司對互金業務的投入正越來越少。

2014年,隨着()「傭金寶」的橫空出世,互聯網與證券公司跨界合作打響,開啟了一輪聲勢浩大的互聯網證券浪潮。其中具代表性的就是低佣和App,部分券商憑藉這兩樣武器重新瓜分了市場佔有率,最為典型的就是()。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華泰證券漲樂財富通累計下載用戶數4569.71萬,年月均活躍用戶數663.69萬,最高月活723.69萬,連續四年保持證券行業排名第一。而在這背後,是2018年漲樂財富通共升級發佈22個版本,平台重大升級8次。

此外,在被問到「如何看待互金業務發展」時,高達82%的受訪者均展現了樂觀的態度,他們認為不論如何,金融科技都是推動行業發展的重要力量,而互金業務正是券商金融科技綜合實力的一個重要體現。()就在2018年報中表示,券業正處於發展空間打開和客戶需求向綜合化演進的趨勢中,需要通過互聯網牽引的方式來打通投行、銷售、投資、交易等業務模塊,實現投行等各條線業務和經紀業務的直接對接。

過半券商互金部被拆分

具體而言,中小型券商對互金部門的拆分最為顯著。在受訪的中小型券商中,除30%表示其互金業務並未發生組織變動外,其餘70%均已將互金業務劃歸其他部門,甚至分拆至多個部門;在大型券商中,50%表示互金業務發生了調整,其中25%是將互金業務變更為獨立部門,另外25%是劃歸財富管理或大經紀條線;而對於頭部券商來說,45%表示互金業務進行了變更,其中18%成立了獨立部門,18%劃歸信息技術部門,另有9%分散併入了大經紀業務。

根據證券時報日前針對全行業的抽樣調查結果顯示,在最近的兩三年內,儘管多數在互聯網證券上的投入越來越多,但超過半數的券商互聯網證券在組織架構上都發生了變化,而且變化的方向基本都是由原獨立的一級部門被拆分併入經紀或技術部門。

從風靡全行業的網金部、營業部,到網金部被拆分成為經紀業務的支持部門——互聯網證券在國內的發展變化,和網絡技術的迭代一樣讓人目不暇接。

近兩年來,國內證券公司業務部門組織架構經歷了較大調整,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對互金業務部門的調整。

本次《證券公司業務發展情況調查》採用網絡問卷進行,累計向40家證券公司互金業務負責人發出了40餘份調查問卷,回收有效問卷33份。33份有效問卷中,按券商綜合實力排名,前10名的頭部、排名前11名至前50名、50名之後樣本量佔比基本為1∶1∶1狀態。

與之相對應的,參与調查的30多家證券公司互金業務負責人的觀念也發生了變化,超過80%的調查者認為券商互金是「為經紀業務提供服務支持」;而在兩年前,雙方基本處於勢均力敵的競爭關係。

支持部門

與互金被拆分對應的,有高達81.82%的受訪者認為,公司對互金業務的定位就是為經紀業務提供服務支持;僅有3%的受訪者認為互金業務與經紀業務存在競爭關係,15%的受訪者認為互金業務與經紀業務既有競爭關係也有支持關係。

需要說明的是,雖然近年來不少券商對互金業務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但互金業務獲得的投入卻並未因此削減。高達61%的受訪者認為,近年來,公司對互金業務的投入實際上越來越多;另有27%的受訪者表示,這一投入與過去並無明顯不同;僅有12%的受訪者表示公司削減了對互金業務的投入支持。

頭部券商

互金投入仍在增加

根據證券時報的問卷調查,近兩年有55%的券商互金部門遭遇了組織架構調整。其中,有18.18%的券商將互金部門從獨立部門分散融入大經紀業務條線,有12.12%的券商將互金部門從獨立部門劃歸信息技術部門,有6.06%的券商將互金部門從獨立部門劃歸財富管理部門。不過,也有12.12%的券商回答從部門下屬團隊變更為獨立部門。回答互金部門組織架構未發生變化的券商佔比為45.45%。

不僅如此,此前一大批證券公司互金部下面直轄的證券營業部,被市場稱之為互聯網證券營業部,目前這些營業部也多被重新划入了經紀業務部門名下。

去年年底,廣東地區一家上市券商就將互金部拆分多個部門,技術人員併入部,其餘人員雖然還是單獨部門,但被劃分為經紀業務部門下的網絡營銷部,從原來的獨立一級部門降低為二級部門。

證券時報記者 王蕊 桂衍民

但也有部分受訪者對此表示了擔憂,12%的受訪者認為當前互金業務的定位尚未明晰,仍有待探索;另有6%的受訪者則表示,目前互金業務更像是公司進行品牌宣傳的一個噱頭,象徵意義大於實在意義。

定位和組織架構的變化,直接引發的是人員調整。「我現在在經紀業務部門下面,負責營銷,最主要的就是互聯網品牌和導流。」深圳一位原互金業務部門的技術骨幹感嘆,前幾年的好日子結束了,因為隨着部門和崗位調整,他的收入也下降了不少。

互金更多被定位為

学生喝多以为地震

【江西吉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