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管理系统:麋鹿重生

  • 时间:

新闻管理系统:

參選冬奧吉祥物

在大興南海子公園內的麋鹿苑,一群麋鹿在濕地內悠閑覓食休憩。本報記者武亦彬攝

尾似驢而非驢。麋鹿的尾巴是所有鹿科動物里最長的,從形狀和長度上看的確很像驢的尾巴。這是因為它生活的濕地夏天多蚊蠅,麋鹿的臀部也是它身上毛髮最稀少的部位,所以,它需要不停的甩動尾巴來驅趕蚊蠅,以防被叮咬。

圍繞麋鹿苑,大興在南海子地區已經建成了總面積11.65平方公里的北京最大濕地公園——南海子郊野公園,曾經的皇家苑囿,經過系統修復和保護,如今已變身城市綠肺、百姓樂園。今年7月,公園二期也將開放,重現碧水環繞、綠茵環抱、芳草萋萋的優美景觀,納蘭性德筆下「紅橋夾岸柳平分,雉兔年年不掩群」的南海子味道,漸漸回來了。

在北京,您若是想看成群的麋鹿奔跑撒歡,一定要到位於大興南海子的麋鹿苑。170頭散養麋鹿,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苑中。通過多年建設,麋鹿保護核心區已建成了綿延數公里的表流濕地,濕地水域面積逾10萬平方米。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通過營造潛流濕地景觀、栽種鄉土植物等方式,不但改善了麋鹿生長的生態環境,也使保護區內的生物多樣性更加豐富。

1865年,傳教士阿芒·戴維到北京南郊考察,在當時的皇家狩獵場發現了麋鹿,他買通守衛皇家獵苑的官員,拿到兩套麋鹿的頭骨、皮張的標本。經巴黎自然博物館館長愛德華的鑒定,確定這不僅是一個新的物種,而且是一個單獨的屬,從而載入世界動物學史冊。之後,歐洲人幾經輾轉,將一些麋鹿運出中國,飼養在歐洲的幾家動物園裡。

已建立37個遷地保護種群

今年5月,鄱陽湖野放麋鹿巡護人員在鄱陽縣銀寶湖鄉北湖的草洲上發現18隻麋鹿,其中4隻為今年新生;在鄱陽縣蓮湖鄉的大蓮子湖發現8隻麋鹿,其中2隻為今年新生。野放的麋鹿順利度過了洪水期併產下了新生兒,這足以宣告鄱陽湖野生種群成功建立。

考慮到設計的吉祥物也要帶給人以美感,設計團隊在麋鹿的鹿角造型、四肢的造型比例、服裝等方面進行了多次研究。張曉東透露,參与角逐的麋鹿吉祥物設計將以活潑、可愛的神態出現在大家面前,讓世界看到一個有活力、有朝氣、發展的中國。憨態可掬的微笑造型也表現出了含蓄的東方精神特質。

去年10月31日,是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吉祥物面向全球徵集的最後一天,大興區正式向冬奧組委申報了麋鹿作為吉祥物的設計方案,這意味着麋鹿有可能成為北京冬奧會吉祥物。麋鹿作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跑得快、游得快,善於爬冰卧雪,是名副其實的「運動健將」。

1890年,因永定河遭洪水決口泛濫,殃及南海子,北京城南一片澤國,南苑圍牆多半傾圮,苑內圈養的120隻麋鹿被衝散,任人追捕獵食,南海子的麋鹿僅餘二三十隻。1900年,八國聯軍趁清朝政府腐敗、防務空虛,侵入北京,北燒圓明園,南掠皇家獵苑,南海子麋鹿被西方列強劫殺一空,自此麋鹿這一在中國生存了幾百萬年的特有物種銷聲匿跡于本土。

科普小知識

在麋鹿苑,您除了能看到麋鹿,還能欣賞到孔雀、松鼠、黑天鵝等野生動物,它們都是麋鹿的老朋友。今年,麋鹿又多了不少新朋友。3月,全球極度瀕危鳥類青頭潛鴨首次現身南海子郊野公園。這種鳥類全球僅有不到1000隻,比大熊貓還要稀有。今年以來,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不斷監測到瀕危物種出現在南海子濕地,發現了近50隻鳳頭潛鴨、30多隻赤膀鴨、20隻斑頭秋沙鴨、10餘只鵲鴨等遷徙鳥類。據不完全統計,今年春季以來,南海子濕地公園已經記錄了超過20種遷徙鳥類。

一年之後,劉艷菊一行人再次趕赴鄱陽湖流域,經過連續多天的蹲守調查發現,去年野放的麋鹿主要分佈於鄱陽湖流域的銀寶湖鄉的北湖、雙港鎮的長山島、蓮湖鄉的漢池湖和大蓮子湖四個濕地區域,種群數量總計45隻。「這還只是我們監測到的,也許有些麋鹿掉了隊,沒有被發現。」劉艷菊驚喜地說,這些麋鹿的體態身形,大多比北京的麋鹿發育更好,這可以證明,野放的麋鹿很好地適應了鄱陽湖濕地野外生活。

百年回家路充滿荊棘

昔日皇家苑囿成麋鹿樂園

蹄似牛而非牛。麋鹿生活在濕地,經常要在泥濘地里行走,所以,它們的蹄子又厚又寬,可以幫助它們走得更平穩。此外,麋鹿的兩瓣蹄子中間有皮腱膜,這個皮腱膜有點類似鴨子腳上的蹼,可以幫助麋鹿很好的在水裡游泳。湖南省的野生麋鹿種群,當年就是從一江之隔的湖北省石首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橫渡長江游泳過去的。

去年春天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野放至鄱陽湖的麋鹿,成群結隊地在濕地上嬉戲。鍾震宇攝

白加德介紹,從數量上看,我國麋鹿總數已達7000多隻,暫無滅絕之虞,但現有種群近交係數高,種群雜合度低,遺傳多樣性嚴重衰退。如何提高麋鹿的遺傳多樣性,是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接下來的重點研究方向,目前已經建立了麋鹿健康評價指標數據庫和麋鹿棲息地評估體系,用於重塑或恢復麋鹿適應野生環境的行為,幫助改善麋鹿的飼養和管理。中心還構建了麋鹿基因組學平台,開展不同麋鹿種群的基因交流。

1985年8月24日,南海子麋鹿苑工作人員歡迎麋鹿歸來。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供圖

30多年來,北京分別向湖北石首、浙江慈溪、河北灤河上游、江西鄱陽湖等地輸送了494隻麋鹿,建立了37個遷地保護種群。這項工作已經得到了世界認可,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發佈的《物種引進指南》認為,中國麋鹿重引進項目是全世界138個物種重引進項目中最成功的15個之一,堪稱世界野生動物保護的中國樣板。

參与麋鹿形象設計的北京印刷學院設計藝術學院專業師生團隊曾承擔了2014年南京青奧會吉祥物、2008年「奧林匹克運動會5盎司紀念幣」、2008年「奧林匹克教育」標識等和奧運相關的設計工作,具有深厚的奧運情結與設計經驗。現場調研、寫生麋鹿、研究討論……設計團隊從去年8月開始,前後花費2個多月時間,進行麋鹿吉祥物創意設計。

作為我國最大規模的一次麋鹿野放活動,30隻來自北京的麋鹿野放鄱陽湖之前,北京市科學技術研究院所屬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與鄱陽湖國家濕地公園曾共同對野放區域的水文、地貌、氣候、植物種類、生態環境等進行科學考察,並於2013年放了10隻麋鹿進行適應性實驗。「五年來,科研人員對實驗種群的繁殖性能、健康指標等進行了連續監測,現在鄱陽湖國家濕地公園的麋鹿數量已達到了21隻,這充分證明了鄱陽湖地區的濕地生態環境符合麋鹿種群的生存和繁衍需求。」30隻麋鹿被運送前,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副主任劉艷菊向記者這樣介紹。

角似鹿而非鹿。梅花鹿和馬鹿的鹿角眉叉都是向前長,而麋鹿的角是向後長,觀其角型,麋鹿的角整體是向後向外生長,這也導致了麋鹿的角是所有鹿科動物里唯一一種可以倒置立在一個平面上的。究其原因,是因為濕地多高草,如果它的角也像馬鹿梅花鹿一樣向前分叉,向前走時濕地的蒿草就會輕易得纏住眉叉,導致麋鹿無法前行。反之,向後分叉的角,不僅不會妨礙麋鹿前行,還會幫助它在蒿草里開出道路奮勇向前。

1985年8月24日,南海子麋鹿苑工作人員歡迎麋鹿歸來。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供圖

相比于歷史上的南海子,如今的麋鹿苑面積僅相當於前者的3%。這讓苑內麋鹿無法真正實現野生。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主任白加德說:「通過30多年來的努力,我們目前已建立了37個遷地保護種群,種群數量達到1800隻左右,佔全國總麋鹿保護場所的72%。」這37個遷地保護種群的所在地,都是歷史上麋鹿的活動地區。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計劃今年下半年再新增山東彌河、河北南大港兩個遷地保護種群。

小朋友在位於大興區的北京麋鹿苑博物館內觀看鹿角標本。本報記者武亦彬攝

而在去年冬天,更是有蒼鷺、白鷺、燕雀等幾十隻冬候鳥選擇了「留守」南海子,陪麋鹿一起過年。記者聯繫了黑豹野生動物保護站專家李理(,),他表示,這與麋鹿苑周邊良好的生態系統密不可分,「候鳥喜歡的湖泊、濕地、灘涂,可以提供充足的食物。」

近日,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通過媒體發佈了一條新聞:在北京的幫助下,鄱陽湖濕地成功建立了野生麋鹿種群。這則消息的背後,是我國最大規模的一次麋鹿野放活動:去年3月,30隻麋鹿從位於大興區南海子的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啟程,在經過16個小時的車程后,被運送到1450公里之外的鄱陽湖,與當地的17隻圈養麋鹿一起野放。

去年春天北京麋鹿生態實驗中心野放至鄱陽湖的麋鹿,成群結隊地在濕地上嬉戲。鍾震宇攝

麋鹿的外遷之所以受人關注,不僅因為它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更因為它傳奇的經歷。麋鹿有數百萬年的生命歷史,是堪與大熊貓媲美的珍稀野生動物。麋鹿一直是北京城的「土著居民」,1900年前後,我國最後一批麋鹿滅絕前,北京南海子是它最後的棲息之所。1985年,22隻麋鹿東歸回國之時,南海子也是它最初的家園。一個多世紀以來,麋鹿演繹了從本土滅絕到重引進,再到種群復興,又成功實現遷地保護的滄桑歷程。

在設計過程中,張曉東把鹿角作為一個重要標誌進行了重點把握。他說,麋鹿角都是向後長,幼年麋鹿的角在側面呈「Y」狀,年長麋鹿的角可以倒立,這在全世界所有鹿科動物當中是獨一份。因此,在鹿角的設計上,進行了仔細琢磨。

臉似馬而非馬。麋鹿眼睛到口鼻之間的距離有些長,是因為它愛吃水草。在它低頭吃水草時,眼睛到口鼻之間的距離長了,眼睛才能及時看到周圍的猛獸或獵人。如果距離短,很可能因為不能及時察覺到危險而喪命。

1985年,中英兩國政府啟動了麋鹿重引進項目,同年8月24日,22隻麋鹿結束了漂泊海外百年的歷史,回到了它們祖祖輩輩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北京南海子麋鹿苑。至此,北京南海子成為麋鹿的科學發現地、本土滅絕地、重引入地。

但就是這樣一個中國人耳熟能詳的物種,卻經歷了百年的滄桑歷程。白加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不止一次地感嘆麋鹿的身世:「歸家路,一步一荊棘」。

「麋鹿是中國特有的一種鹿類,麋鹿與北京有着深厚的淵源。麋鹿文化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源遠流長。在甲骨文時期,麋鹿骨骸就成為了最早的文字載體之一。『鹿』與『福祿壽喜』中的『祿』字同音,被認為承載着祥瑞仁和的美好寓意,這也寄託了美好的祝福寓意。」白加德說。

「麋鹿是典型的濕地物種,在保護生物學中,我們將其視為自然保護的旗艦物種。」作為已經從事動物保護工作30餘年的學者,北京南海子麋鹿苑博物館副館長郭耕說,保護麋鹿及其賴以生存的濕地環境,能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保護麋鹿,將帶來良好的生態系統,事實上也是在保護人類自己。」

談到此次麋鹿吉祥物設計的創意,北京印刷學院設計藝術學院副院長張曉東表示,冬奧會的願景是純情的冰雪,激情的約會,在吉祥物設計上需要突出冰雪文化,麋鹿本身的爬冰卧雪特徵正與此相呼應。

有關麋鹿的文字記錄,早在甲骨文和石鼓文中就有發現。東漢時期的許慎在《說文解字》上寫道:「麋,鹿屬,從鹿,米聲,麋冬至解其角。」其後相繼又有100多部歷史文獻有麋鹿的記述,涉及麋鹿的名稱、棲息地、分佈數量、行為、狩獵及用途。

在大興南海子公園內的麋鹿苑,一群麋鹿在濕地內悠閑覓食休憩。本報記者 武亦彬攝

麋鹿為何長成「四不像」

本報記者陳強

麋鹿因為角似鹿而非鹿,臉似馬而非馬,蹄似牛而非牛,尾似驢而非驢,又得名「四不像」。麋鹿苑工作人員宋苑介紹,之所以麋鹿會有這幾個特點,是因為它生活在平原濕地里。

「落雁遠驚雲外浦,飛鷹欲下水邊台。宸游睿藻年年事,況有長楊侍從才。」明代大學士李東陽的一首《南囿秋風》將南海子皇家苑囿之景緻描繪得生動逼真。如今,遊人不僅能感受水美草豐、天潤地澤的生態景觀,還能看到鹿群奔騰的場景。

小朋友在位於大興區的北京麋鹿苑博物館內觀看鹿角標本。本報記者 武亦彬攝

全球城市综合排名

【新闻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