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新闻网-漆艺留光 柴田是真作品显匠人巧艺-德甲新闻

  • 时间:

英国首相华为自拍

蒔繪圖掛屏估價50萬英鎊Dessa手中的這個小盒子是此次上拍的拍品之一,名為《蒔繪鍾馗打鬼圖鞘印籠》,約一八八六年(明治中期)製,估價六萬至八萬英鎊,容器表面以鄉間小屋為背景,刻畫「鍾馗打鬼」的情景。「印籠」指便攜式的小容器,細小卻精緻繁複,亦有「藥籠」、「煙籠」等,分別用於放置印章、藥品、煙草,甚至有人在「印籠」內部雕刻佛像,一般都統稱「印籠」。Dessa說:「除了收納作用,『印籠』還有很強的裝飾作用,這等同於現代女性外出要攜帶手袋,可裝東西、可搭配。古時身上備有『印籠』的人,並非一般平民百姓,繪有特別的圖案與家紋的『印籠』是身份的象徵。」

當記者提問中國與日本漆器的異同之處時,Dessa回答,兩國的漆器在本質上是相同的,當漆被塗在各種「胎體」表面接觸空氣後,即起化學反應,形成堅硬、乾涸的漆層。然而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仰賴、喜愛漆器的程度較高,故而西方人直稱漆器為「japan」,如同瓷器稱為「china」一般。明清時期常見的漆器以宗教用品最多,相對的日常用品較少。日本人使用的漆器非常廣泛,如除了各式餐具、茶具、文具,還有其隨身用的收納盒、箱等。由此可見日本人對漆器文化有特別的認知。

更多拍品資訊可瀏覽網址www.bonhams.com/auctions/25924。

Dessa介紹道,柴田是真試圖將日本蒔繪的精髓提煉至書畫層面,又將書畫融入漆藝的創作。他吸取西方對立體的追求,嘗試用舶來的技法滋養本地傳統藝術:「當時的他嘗試糅合江戶時代與新時代的風格與設計美學,這一點我們從《蒔繪雪中佐野(〈鉢之木〉)圖掛屏》中可見。」《蒔繪雪中佐野(〈鉢之木〉)圖掛屏》創作於一八八三年,估價三十萬至五十萬英鎊。畫面描繪日本傳統戲劇「能劇」《鉢之木》中,佐野市農舍白雪皚皚下的幽然景緻,朦朧的雲霧,空寂的背景,和縹緲的神氣都流露出寫實的氣息。

柴田是真的職業生涯以十一歲作學徒伊始,吸收了當時由歐洲商人傳入日本的自然主義風格,快速奠定其藝壇聲譽,是一位多產且多才多藝的藝術家。一八五○年代,柴田已是著名漆藝家,他在一八六九年被委派為日本天皇政府效力,及後獲委任為「帝室技藝員」。

部分圖片:邦瀚斯提供

邦瀚斯美洲區亞洲藝術部主管Dessa Goddard近日接受大公報訪問,介紹柴田是真的獨特技藝及美學,並闡釋日本漆器與中國漆器在工藝、風格上的異同之處。

\大公報記者 黃 璇

漆器源於七千多年前的中國,而後逐漸傳至朝鮮、日本,以漆藝製成精緻的裝飾和家用器物的傳統在東方源遠流長。Dessa Goddard表示,漆器的技巧有許多不同種類,各有美感:「工匠以天然的漆在器物上裝飾、點綴,反映了他們當時的心境,呈現出匠人的巧藝。」Dessa拿起手邊的一件小盒子說道:「傳統漆器相當耐用,品質高,即使是數百年前製成的漆器,至今仍可保留光澤。」漆器工藝的最大特徵就是花費較多的人工,製作漆器非常費時,要小心塗上好幾層甚至幾十層,加上等候乾燥的時間,更別說單是裝飾就可能得花上幾個月了。

帝室技藝員提煉蒔繪精髓「漆料一般用於裝飾擺設,但柴田卻研發出全新的方法,將漆樹的濃稠汁液變成猶如油彩的顏料。」Dessa說,漆料有別於一般的顏料,它非常黏稠,在描畫精巧細節和營造深度時很難控制。

也許正是對漆藝的深切掌握促使柴田是真擁有了對藝術媒介特殊的感覺。令他在崇尚西學的明治時期,比旁人更充分地認識到,漆和西方油畫媒介之間的類似:漆料可以改變紙本輕透的特性,轉而營造一種厚實的油畫質感。「這件作品也是柴田蒔繪技藝的巔峰之作,其中至少採用了五種漆工藝。」畫面中,柴田是真用漆模仿鏽鐵的顏色質感,將漆混入碳粉、陶粉,用來表現壓彎了松枝的皚皚白雪,再逐漸將漆層打磨掉,露出底部紋樣,形成若隱若現的古舊效果……

創作於一八八○年代晚期的《蒔繪紅葉狩獵圖門板》就是另外一個例子。彼時柴田是真已是皇室御用藝術家,在明治朝代名噪一時。《蒔繪紅葉狩獵圖門板》以秋色紅楓下烹茶為主題,為了表現烤煙的氤氳,以及鐵壺和石頭沙礫的體塊感,柴田使用了類似鐵精塗和蠟色塗的漆藝手法。「此畫雖小,卻充滿匠心細節,而柴田的雕刻技術更是令人嘆為觀止。」

今日关键词:上海迪士尼调价